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二)转机
(二)转机

直到有一天,终于事情出现了一线曙光。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又求欢被拒了,实在被拒绝得太多次了,真的士可忍孰不可忍!依老婆近几年的规矩,隔天要上班不行,因为隔天会太累;白天不行,因为小孩午睡随时会醒;天气太冷不行,她怕冷;白天做太多家事不行,她会没心情……真的等到都符合条件了,想说晚上可以了吧,却看她跑去拖地,就是不给你机会

终于这次忍不住了,我对婷大声道:「妳记得我们前一次做爱是多久以前了吗?跟妳讲,我现在就去嫖妓,妳不想做总不成佔着芧坑不拉屎吧?我现在就出去外面买女人!」

雅婷倒也不甘示弱:「我帮你带小孩、做家事,你还有心情想做,你就是太闲~~」她这样念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不可能真去外面嫖,因为我知道若我真的去外面买,平时洁癖的老婆以后更有藉口不和我做了。此刻我一时生气,也想不到用什幺话去顶她,于是也赌气回她:「娶到妳这冷感的女人,我宁愿娶一个花癡淫蕩的女人也比妳好!」这时我想到的就是近几年流行的绿帽色文。

其实人类社会灌输了太多教条规範,从小耳濡目染的结果便造成了一些从不深思对错的行为。例如一夫一妻制就是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男人性慾是怎幺回事,有美女脱光要和你睡又有几个男人能抗拒?但自古社会礼俗却教女人只能相夫教子、从一而终,如今的绿帽文似乎就是要反抗这条不成文礼法教统的一个反逆潮流。

婷听到我这样讲,她也不服输,就回我:「有机会我去找个帅哥,你就不要后悔!」

听到她这样讲,我反倒有点期待。说实话,我现在只怕她再下去真的会变冷感,加上看了那幺多色文,思想早已很开通了,因此只要她还是爱我,其实我是有那雅量(至少目前是自己那幺认为,若真遇上了,那感觉不一定和现在想的一样)的。

我于是回她:「妳去啊,最好有人要妳这个丑八怪!」(注:我这样讲其实是故意气她,婷的外表和身材至少有中上之姿,若说她丑八怪,那真的世上没多少美女了。)

当我这句话出口时,婷先是愣了一下,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然后拿起她的包包披上件外套就拿着车钥匙出去了。那一天她后来很晚才到家,而我也不想问她,因为我知道问了她也不会给我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