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迷恋妈妈
迷恋妈妈

迷恋妈妈

2010年,我12岁,开始读初中,妈妈32岁。

  初中开学的第一个月,9月11日,星期六,虽然已是九月,但武汉还是很热,不愧是火炉。又是妈妈陪我睡觉的日子,开着空调器,我和妈妈躺在床上,我们都只穿了一条内裤。

  我还是很迷恋那两个红头大白馒头,把她们把玩在手里,揉了又揉、捏了又捏、亲了又亲。妈妈脸红红的,「松松,跟妈妈说,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才选择了武大外校?」

  看来妈妈心里跟明镜似的。我只好承认,「我舍不得妈妈嘛……」「那松松有没有喜欢哪个女孩子,有没有给人家写情书?」「没有。」

  我知道妈妈想问我已经很久了,她还是有点担心我的心理有问题,太恋母。

  「如果有的话可以大胆的去交朋友,我们家松松可是个帅小伙,我肯定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难道没有女孩子追你?」

  「我对女孩子很有吸引力吗?那妈妈喜不喜欢我?」「我当然喜欢了,不过我是在问你的同龄人。」我知道总躲着不说也不行,我的手舍不得离开咪咪,深情地看着妈妈,「我也喜欢妈妈!我不喜欢那些年轻女孩子,她们给我写情书,我都不理她们,我只喜欢和妈妈在一起。妈妈,我心理是不是有问题?」「松松没问题,只是总赖着妈妈了,都忽略其他女孩子了,你可以多尝试和她们交往啊。」

  「可我还是更喜欢妈妈,对她们没兴趣。」说着我又用力抱住了妈妈。妈妈欲言又止,轻轻抱住了我,拍着我的后背。

  这时我的身高已经有1。67米了,比妈妈还高两厘米。和妈妈一起睡,妈妈其实是有点尴尬的,毕竟我已经很大了,而且摸妈妈乳房的时候我会勃起,每月都有一次和妈妈一起睡觉,顶到妈妈的次数也不少。夏天热,只穿一条内裤,看起来很明显,刚开始几次的时候妈妈会皱一皱眉,有点不知所措,后来次数多了,我也没进一步举动,她也就习惯了,只是会脸红,尤其看到我内裤上的小帐篷时。

  我那时刚入学就被定义为班草,高大帅气学习好,而且我坚持打篮球和跑步,身材一流,胸肌发达,六块腹肌,着实吸引了很多女孩子。但我对她们真的没兴趣也没性趣,我对妈妈的爱恋已深深影响了我的取向。

  在学校的同龄人里面,我也许是唯一一个可以每月和妈妈同床共枕一次、肆意享受妈妈美乳的一个男生。在学校里传阅带色情的动漫画册,那些男生看到有乳房的画页,都会露出色色的表情,嘴里说着「要是能摸一摸就好了」,此时我都会在心里鄙视一下他们,同时庆幸自己每月都可以享受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乳房,我太喜爱妈妈的那对美乳了,C罩杯,圆圆的白白的,大小刚刚好。

  除了可以肆意享受的美乳,我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妈妈的美臀。五年级生日当晚的情景深入脑髓、历历在目,虽然妈妈说那只是我的春梦。在那之后我还做过很多次类似的春梦,但都不是很清晰,唯独那一次,每个情景都是清晰的,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那是真的,妈妈在骗我,但又无法证实。那个大大的、白花花的、软软的屁股,太诱人了,每每想起,我都会勃起!

  就在抱着妈妈的时候,我脸贴在妈妈的乳房上,左手放在妈妈的背上。我好想把手放下去摸一摸妈妈的屁股,再感受一下。

  一旦有了想法,就挥之不去。越想鸡鸡就越硬,直直地顶在了妈妈的腿上。

  妈妈躲了一下没躲开,就放弃了,我抱着妈妈,喘着粗气,鸡鸡上传来了妈妈的体温,很舒服,但我又不敢乱动。

  妈妈又给我讲了很多她年轻时班上男女谈朋友的趣事,我知道她的用意,我不想听,也无心听,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

  一来二去,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的鸡鸡一直硬硬的,被顶起的平角裤头的顶端也湿湿的。

  最后妈妈忍不住了,「松松快睡吧,你下面一直这样不好,乖。」说完妈妈的脸快红透了,「去吧,小便一下,会好些。」我下床小便,手里握着滚烫的鸡鸡,脑袋里想着妈妈的屁股,怎么也尿不出来。大约五分钟后,又回到床上,告诉妈妈尿不出来。

  妈妈翻身背对着我,说她想换个姿势,让我也快点睡觉。我嘴里答应着,从后面抱住了妈妈,左手从上面搂到妈妈的胸前,握住了妈妈的右乳。

  这个姿势妈妈是看不到我下面的,再次上床前还关了灯,于是我大着胆子小心地用夹在我和妈妈之间的右手把鸡鸡从内裤里放了出来。鸡鸡又顶在了妈妈的两个大腿的缝隙上。

  妈妈抬了一下上面的左腿,又放下,夹住了鸡鸡,好舒服!

  当时只想着妈妈看不到我的鸡鸡,就把它放了出来,都没想只要碰到妈妈的身体,不可能不被发现,真是脑袋短路。所以说妈妈对我是很溺爱的。

  「乖,别多想,好好睡觉。」妈妈轻生说着。

  「嗯」我满意地答应着,用力抱了抱妈妈,顺势抓了抓咪咪,鸡鸡又往前挺了挺,真的好舒服,但我不敢再乱动了。过了很久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睡着后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和妈妈就是现在这个姿势,赤裸着纠缠在一起,我的右手抚摸着妈妈的背,左手揉捏着妈妈的大白屁股,鸡鸡抽插着妈妈的屄屄,我看不清妈妈屄屄的样子,只感觉鸡鸡在那里好舒服,被夹得紧紧的。那个大白屁股在我手里被捏得泛起红色,好美。我受不了了,妈妈轻呼着我的名字,屄屄夹得好紧,我要射到妈妈的屄屄里!

  于是我射了,嘴里喊着「妈妈」,放肆地射了,射进妈妈的屄屄里!

  我睁眼发现我真的射了,还是睡觉前的姿势,我真的在揉捏妈妈的屁股,只是妈妈是穿着内裤的,我没有射在妈妈的屄屄里,射在了妈妈的大腿缝里,我醒来时正在射,我挺动着鸡鸡继续射着。

  妈妈显然被我弄醒了,她向前弓着腰,双腿用力夹着我的鸡鸡,直到我停止射精,我的左手还在用力抓着妈妈的左屁股蛋。

  「啊……」我长长地轻呼着。

  妈妈转过身,没有清理我的污物,任其流淌。妈妈抱着我,说:「这样不好,妈妈不想离开你,但你以后要学会克制,好吗?」我感到妈妈说话时内心的矛盾与痛苦,妈妈的泪水流到了我的脸上,另我无比心疼。

  「妈妈,对不起,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又做春梦了。」「没事,睡吧,睡吧,别想了。还有,别让你爸知道……」爸爸那时对妈妈每月陪我一次已经很抵触了,毕竟我已读初中,是妈妈坚持对我的承诺,爸爸拗不过妈妈。妈妈也答应爸爸会多跟我交流,争取改变我的恋母情结。

  我知道,那时妈妈对我只有母爱,出现这种情况绝非她的本意,她也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内心是痛苦无助的。而我,也是痛苦无助的,我不想看到妈妈痛苦。我痛恨自己把控不住,但我又真的无法自控,我对妈妈的爱恋越来越重。

  我无法放弃一个月一次的福利,那是我的精神支柱,但我又不想让妈妈为难。

  于是之后的日子里,我每次都尽量减少摸妈妈咪咪的时间,尽量不让勃起的鸡鸡顶到妈妈。妈妈也注意到了我的变化,很欣慰。

  我暗暗下决心,慢慢戒掉恋母情结,还家庭以和睦。当我无法自拔时,我就拼命的跑步、打球、学习,转移注意力。我尽量不手淫,因为手淫时脑袋里都是妈妈。

  但是有些事真的冥冥中自有定数,我和妈妈的命运注定要经历劫难,注定要纠缠一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