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答应就会给我的福利
母亲答应就会给我的福利

母亲答应就会给我的福利

十一假期很快就伴随着军训结束到来了,我坐着早早就定下的车票回了家。

  满怀一路的欣喜迫不及待地敲着家门,没想开门迎接的是父亲,批头盖脸就是一句「门都敲坏了咋滴!」父子间倒也没有生疏,只是父亲的出现,全然已打乱了我的期盼。我愤愤地将大包小包一股脑扔给父亲,问了声「爸,我回来了,我妈呢?」

  「敷着面膜呢!」

  一到家,我那在学校的烦闷就抛诸脑后了,尽管看到父亲在家,母亲无法兑现她的承诺,但是我转而一想反而变得欣喜,于是我跟父亲打了招呼之后,径直朝着母亲的方向喊了一声回来了就回自己卧室去了。

  蒙头睡了一个昏天暗地,隐约听到母亲喊我吃饭。餐桌上,我发现在父亲面前,母亲一改在我大学校园时对我的娇态,变得和以前一样端庄严肃了,我自然也识趣地没有做出任何破格的举动。

  安安分分地一直到长假快结束那个寂静的前夜,我在自己的卧室打开毛片,把音量调至最低,准备边欣赏边撸完一发睡觉,正觉口渴,去厨房倒完水准备回房时,突发奇想,想看看母亲是否已经睡下。

  我蹑手蹑脚地走近父母的房门,发现房门还透出一丝光亮,我打起万分精神,怕房门忽然打开走出一个人。就这样,我高度集中注意力,把耳朵贴近墙壁,听着房内的动静。

  传入耳帘的竟是一阵轻柔的臀腹相撞的声音,巧大了,我心中暗想。

  不敢漏听一丝声音的我赶紧往墙上紧紧地贴贴了。约莫半分钟,伴着快速的撞击声传来了母亲急促的呻吟声,母亲的嗯嗯啊啊着,声音也变得越发尖锐起来。

  这时,快速的撞击声明显地减慢了速度,「啪!—— 啪!—— 啪!—— 」从1秒3次的频率变成大概3秒1次,母亲的呻吟声也随之变得迷茫而悠长起来。

  又过了大概一分钟,撞击声又再次变得强烈而快速起来,母亲嗯嗯地急切回应着,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啪!」戛然而止。

  我的心脏早已扑通扑通狂跳不止,鸡巴在裤裆中欲冲破而出,强抑着淫欲耳朵贴着墙壁不敢有一点松懈。

  这时传来母亲一声娇喘「外面小姐没有少找吧!」只听父亲一声叹息「老喽老喽,不中用喽!」而后传来卫生间淅淅沥沥的水声,又听卫生间里父亲浑厚的声音「改明儿吃粒药来!」

  「去你妈的,你想干死老娘啊,老娘这宝地可经不起吃药的打桩机…」我第一次听到母亲说出粗话来,鸡巴膨胀到不行,便不再偷听,回了房想着母亲口中的打桩机,直直地撸了三回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要坐车,还是父亲来叫的起床。母亲又给我添了许多东西,嘱咐了不少话语,但是因为父亲在,也都是些寻常的碎碎念。进月台前,父亲去了趟厕所,期间我问母亲,「妈,我的打赏呢?」

  「小样,有你的,还挺能记呢!」

  「那可不,都是念书给念的。」

  「好好加油,小子,少不了你的,妈说话向来算数,不会过期!」「一言为定?」

  「那是自然!」

       长假过后我在校园慢慢和同学之间熟悉之后,就渐渐恢复了社交状态,也就是在这之后,我找到了另一个女友,就叫她小可吧。

  和小可交往之后,我全然忘记了和母亲的那档子事。和小可一起游山玩水,吃喝玩乐,那炮从一开始连做五次到后来每天一次再到后面隔三差五一次,性的方面,母亲启蒙让我初尝滋味,在小可的带领下,我是遍尝百果,性交的经验可谓学富五车,驾轻就熟了。就这样,我寒暑假和小可到处浪,直到大二暑假时,母亲的一个电话让我回去一趟。

  回到家当天,父亲和母亲就带着我去一开房商售楼处付了一套商品房,第二天我又陪着他们去了一趟民政局,看到他们签离婚协议的时候犹如晴空霹雳。后来才得知,父亲因为债务纠纷问题欠下了一笔巨债,眼看要躲不过才出此下策。

  浑浑噩噩等到第三天,父母已经收拾好简单的行李,母亲给我唠叨了一阵后,我还犹如梦中,一家人分头出发,我回了自己的学校,父母去了别的城市。

  此后,母亲用新的号码偶尔会通过小可的号码来找我,次数屈指可数。我在小可陪伴下,对家中巨变没有产生特别大的情绪波动,照旧和往常一样。

  直到大三的十一长假前,小可接到母亲电话,说要来看我和小可。我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想到这两年离家日久,再回想起母亲的许诺,兴奋不已。

  和小可商量选定了最适合休闲游的名山景区,有美食城,有民宿,还可以随时去攀山戏水。

  再次见到母亲,看上去形容较之前消瘦了些,面容也略显憔悴,穿着水墨印花的长裙,踩着小高跟,领口被一对愈发圆滚的乳房撑起,目光稍一往里一探,便能看到那浅蓝色的胸罩和挤出胸罩外的一抹白嫩,美艳得不可方物。

  小可和母亲一见如故,相互寒暄着,一起找了间民宿,母亲住楼上,我和小可住楼下。

  母亲对山水不甚感冒,对美食颇有兴致,正巧有小可这个熟门熟路的向导,陪着母亲接连两天,吃遍了各个角落的各地美食。我也满心欢喜地陪着她俩,晚上与小可缠绵后也没顾得上惦记母亲。

  第三天的早餐,小可一个高中闺蜜来电,说是婚礼,事先也并没提前通知,小可有些不大乐意,但是碍于情面,最后应了下来。中午和母亲道了别,就赶着火车回老家了。我心里窃喜,真是天助我也。

  下午邀着母亲爬了一个下午的山,直到太阳将近落山才回到住处,身上已是大汗淋漓。母亲本就缺乏运动,这一趟下来,母亲叫苦连迭,殊不知儿子心中的如意算盘。

  趁母亲上楼冲澡之际,我就外面带了一些小龙虾和啤酒。待我胡乱冲了下身体,掂着东西来到母亲房门口敲门,母亲出门先是一愣,看到我手里拿的东西后让我进了屋。母亲穿着一挂白色的无袖雪纺短裙,微长的头发在脑后盘扎着,还带着湿气,我从母亲身旁走过,迎面扑来一股香气,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鸡巴也随之蠢蠢欲动。

  我和母亲对坐在电脑桌前小酌,母亲似乎也没有对我抱有戒心,没出个把小时就已不胜酒力,脸颊微微泛红,妩媚醉人。

  母亲说着家中近况,我一一听着,说到小可时,母亲表现的十分高兴,眉目之间充满着对小可的认可和感激之情。从收拾完残局一直说到母亲洗完手坐到床边,我挪到沙发上瘫坐着,附和着母亲言语,对小可也是万分赞美,反而我说着说着,母亲竟表现出醋意。我连忙话锋一转。

  「没有她,这些坎真跨不过来。」

  「你也是,妈是过来人,分分合合见多了,就那样吧。」「您有见识嘛,见多了就成了知识了!」

  「哟,说你不懂,你还是有点脑子嘛?」

  「那可不,毕竟咱也是念到大学的人了。」

  母亲双手按住床沿,挪了下屁股,啐了一口「还大学生呢?!」「大学生咋滴了?」

  「我家大学生这点出息…」母亲故作叹气,摆了摆头。

  我想着母亲的允诺,邪念骤起,反问「妈,您老这是算旧账呢?你那话还能算数不?」

  「得!咱不提那茬儿,说说你大学里的趣闻趣事吧?」「趣闻趣事没有,都是和小可一起多。」

  我把遇上小可到和小可在一起的事简单捋了一遍,时而添油加醋,当说到夜袭小可时,母亲显然没想到我说的这么露骨,也可能联想被我偷袭的那一次,胸口明显起伏。我有些按耐不住,追问「妈,您那话还算数不?」母亲侧过头给了个白眼「你小子,有了媳妇还操着老娘的心!」我嚯地站起来,迅雷不及掩耳般跨到床前,不等母亲反应过来,双手已紧抓住母亲的两只手腕,身子顺势向前一压,将原本坐在床沿的母亲硬生生按在了床上,把头埋在母亲丰硕的乳房之中,腾开一只手将运动裤连同内裤用力往下一拉,露出直挺挺的鸡巴牢牢抵在母亲的胯间。

  正要拨开母亲的裙摆,掰开棉质内裤边缘强行插入,母亲从错愕中惊醒,虽然身在民宿不敢大声喊叫,但母亲死命挣扎,被我暂时放开的那只手奋力拍打我,把我拍的一阵手忙脚乱,粗硬的鸡巴连杵了好几下,楞是没有正中靶心。

  只少撤出母亲胯前的手,再次抓住母亲,膝盖处使上力,俯身用身子压紧了她,下身奋力耸动了十来下,鸡巴在母亲内裤上摩挲,隐约能感受到母亲激凸的阴蒂,龟头处传来一阵浸润湿滑,分不清是自己的水还是母亲的阴液,顿时快感连连。

  我把嘴唇靠近母亲的下巴和脖子,润湿的舌头贴上母亲的颈肉使力舔扫过去,母亲不禁打了个冷颤,一时挣扎的力气全无,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我卖力地舔弄起来,母亲大约有二十秒在天人交战,带我腾出手顺着母亲的腰肢抚上乳房正准备揉捏,母亲腰部一挺,腿上一发力把我从她身上掀翻下来,咚一声掉到了地上。我一时措手不及,从地上滚爬起来,只听母亲冷冰冰甩来一句「再这样,咱娘俩一拍两散!」

  母亲态度坚决,我不敢吱声,见母亲眼圈泛红,让我顿生愧意,淫火也浇息大半,于是拉起自己的裤子,跪在母亲的膝盖前说「妈,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了。」母亲语气略带缓和,说道「时候不早了,回去睡吧!」我悻悻回到房中,躺了会,又看了会电视,给小可打了电话,小可说第二天要早起就没有多聊。酒后烦闷,只好打开手机看起了手枪文,在厕所胡乱发泄了一通便躺下看着电视迷糊了。

  睡不到半夜,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又起来去找水喝,在水壶处忽地发现小可留下来的两根钥匙,仔细一看,一根是我们房号,另一根是母亲房号。一个念头急闪而过,心就跟着怦怦直跳了。借着酒胆,把心一横,取了钥匙就径直朝母亲房上去了。

  借着窗帘外透来微弱的光,我轻轻走到母亲床前,见母亲背向我侧卧而睡。

  心头猛跳,快要跳出嗓子眼,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稳了稳情绪。伸手小心翼翼的抓起被角往上掀开,露出母亲光滑的脊背,鸡巴也随着振奋起来。

  我急不可耐地脱掉身上的衣物,钻进母亲的被子,从母亲的身后与母亲腹背相贴,左手枕着自己,右手轻轻抚上母亲的臀肉,竟发现母亲身上一丝不挂,刹时头晕目眩,口干舌燥得厉害。

  我把下身往母亲屁股处稍稍一抬,鸡巴陷入了母亲的臀沟里跳动起来,右手手掌来到母亲胸前盖上了小半个乳房。鼻子贴近母亲的香背,是一股淡淡的清香,情不自禁地一大口吻上去用舌尖来回拨弄起来,母亲发出了似有似无的梦呓。

  手上也没闲着,食指勾住母亲的乳头几下逗弄,分明感觉到立了起来,于是两指捏住乳头缓缓捻动,乳头胀得更大了些,恨不得伸过头去含住。捻了一会,鸡巴倍感滚烫,十分难受,就抬开屁股,用手把鸡巴往下一按,贴入母亲的双腿之间,再慢慢将下身凑上母亲的屁股。

  鸡巴与阴唇的贴合,传来一片润湿。母亲的阴唇前叶扁而大,和我上传的照片阴部形状极其相似。我空出手来,搭上母亲的腰部,鸡巴在柔软的阴唇间来回杵着。

  没一会,明显感觉到阴唇前部母亲那肿胀充血的阴蒂,龟头已经湿哒哒的。

  搭在母亲腰部的手往下身一探,按住鸡巴,在母亲的滑道上扯拉,鸡巴扣在母亲的阴部,顺滑无比,指尖偶尔划过母亲稀疏的阴毛。

  又在鸡巴下面按着,在母亲的阴唇上大力地挤弄了四五下,母亲发出一阵幽长的「eng—— 」我没料到母亲睡得这么死,今天终于大功告成,心中一阵窃喜。

  摸索了几下之后,鸡巴就抵进了母亲柔软湿滑的屄里面。我强抑内心澎湃,将鸡巴缓缓齐根插入,发现母亲的屄里没有任何障碍,只觉整根鸡巴进入了水帘洞,里面好像有无穷尽的泉水。

  虽然没有到强烈的紧箍感,但里面温热滑腻,体贴入微,把鸡巴包裹的严严实实。我开始慢慢抽动起来,鸡巴在母亲的屄里面缓进缓出,每一次进去都能溢出一些水来。母亲的阴道很浅,进入大约十公分就能顶到花芯,再进去一点,就能感觉到母亲屄里面的那张小嘴贪婪吸允着龟头。

  这时,母亲忽然从睡梦中惊醒,紧接着叫了一声「啊!」,开始使劲的往身后推我。我哪肯就范,用力抱住母亲的腰肢,开始大力冲刺起来。

  母亲接连串地发出「啊!啊!啊!」,突然她意识到什么,转而声音放低,声音在口中变成了沉闷的「嗯!嗯!嗯!」连推我的力气也消散全无,屁股不自觉地翘起,迎接每一下抽插。

  不一会儿,母亲手臂收回,抓住枕边,身体渐渐开始僵硬,气息变得紊乱起来,我知道母亲快要高潮了,顾不得其他,只加快速度,卖力地耸动起来。母亲小腹一阵收缩,屄也紧夹起来,忽松忽紧,明显一股水儿涌出来。我被母亲这一夹,舒服得欲仙欲死,再也忍不住,猛动了两下,一泄如注。

  母亲在余韵中又抖动了两下,瘫软如泥。我在她湿润的包裹中,迟迟舍不得离开。过了好一会儿,我的鸡巴软成一团,从母亲的屄里面滑脱出来,精液混着母亲的阴液顺着母亲的臀瓣流了出来。母亲察觉一阵冰凉,起身捂住,抓了床头的纸巾开始擦拭。

  我觉得有些好笑,嘿嘿一声,母亲一脸潮红抬头看向我,把纸巾砸过来「弄干净!」我接过母亲递来的纸巾,收拾鸡巴。听见母亲不冷不热的一句「就这一次!」

  我知道母亲的意思,不过凡事一回生二回熟嘛。

  下体整片黏糊糊的,索性去厕所冲洗了一番,待擦干出来,发现母亲已睡下。

  我也不客气,轻轻掀开母亲的被子就躺了下去。只是这回母亲床上了内裤。累了一整天,又有酒劲在,加上刚才的一番交战,很快就睡着了。

  【完】[ 此帖被manma在2019-01-29 12:14重新编辑 ]